春弄

发布者:李秀发布时间:2021-03-10浏览次数:10

我看到春天来了。

三月莺时,云岫成诗,草木蔓发,花着枝桠。

送别经久的冬,一季春来,宣告生之起始。

“这是春天呢,这是发呆的季节。”何谓发呆?我看之,是一种惬意与欣喜。余光中先生话里的春天,是在人们忙里偷闲,或者根本不忙的时候大摇大摆地走过的。

我想效仿心中的那些行客,潇洒地大摇大摆地去踏青,去迎接春天的美好,去迎接那些让人怦然心动的不期而遇。

于是我走过宽阔的马路,走过抽出新芽的连接着的青丛,走过那些开出新花的低矮的木枝,走到湖边去。湖中有我心中的春天的青翠与生机盎然。

我看到了一尾鱼。小小的鱼,整体不过一指长,银灰色的头部上方有一点小小的白。在清澈的水中静静地呆着,时不时轻轻摆动鱼尾,张开鱼鳃和鱼鳍。我看到它圆圆的眼睛一动不动,透露出一种青涩的害羞。

我看着它良久,心里暗笑我竟然会用如此温柔娇腻的词语来形容那见不过一次的小鱼。万物温柔,在春天里,所有事物都带了温暖的滤镜。

远处有鱼游来。大概十几条,纷纷到那条静立着的鱼身旁站定。一群鱼在青褐色的湖底上立着,银灰色的鱼身犹如镶嵌其中的水滴状的宝石,静立着的姿态犹如娇羞含蓄的女子。

春风吹来,带着一种湿腻腻的温柔,吹动湖水,带起道道波澜。

“我鳞不盈寸,我羽不盈尺。一木有余阴,一泉有馀泽。”

我屏气了长长一段时间,突然大喝一声。鱼群在一瞬间四散躲去,搅动湖水,只留下因湖底泥被搅起而有的浑浊。

春之美,在于静态的娉娉袅袅,在于动态的生机勃勃,在于那蓄谋已久的相遇,在于那让人惊讶的始料未然。

鱼的记忆短,生命短。我知道在下一个春天我不会再遇见那条鱼和那群鱼,并且他们不会记得在这样子的一个清晨,有一个人十分无聊地看着他们游在湖底,并不怀好意地驱散他们。

但春天的奥妙就在于,许多的行为都无法解释,因着心底的对于春天的温柔和喜爱,我们把这些行为合理化。我们参与别的生灵的生命,初衷太乱,最终的想法可能自己也想不明白。但确确实实的,我们在他人的生活中留下了存在的痕迹。

生命讲涅槃,生生不息,并会以另一种形式并存。

春天讲开始,春天的事情,就像星呀星的毛毛细雨,掠过人们的脸庞,飘飘乎倏而落至脚边,与大地融为一体。

万物归根。春意盎然。

我能写风,写雨,写每一个想象的长江入海,滚滚波涛潋滟磅礴,写每一个惊叹的化雨归尘,疏疏篱落清碎缥缈,却写不尽那忽而起始的春的温柔。

狂乱的心搅乱水中的浮云,风暖鸟声碎,日高画影重。

我准备好了,迎接春天。


新闻来源:力学与土木工程学院 卢婷摄影:责任编辑:李秀审核:刘尧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

国自产视频在线观看